趣文艺小说 > 其他类型 > 北平说书人 > 第九十七章 吓尿了

第九十七章 吓尿了

推荐阅读: 唐佳人秋月白我手握美强惨剧本别告诉他,我还爱他反派的后娘[七零]天才凰后惊天下宠婚撩人:陆总,别傲娇!九阳神王我是冒领女主功劳的姐姐沈蔓歌叶南弦三角恋的暧昧云锦绣冷严萧野蛮娇妻:BOSS大人不预售男频版豪门继女[穿书]善妻陆少盛宠小娇妻灵车漂移[无限流]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和露映春庭凤九儿战倾城带着房车回古代

汪老鱼尿都给吓出来了,这还没怎么着,就要杀人啊?

他们这些流氓混混都是好勇斗狠之徒,也喜欢耍光棍,但是杀人的买卖可没几个人敢做,北京城可是个首善之都,谁敢随意杀人放火?

就他们这么横的混混,也只敢把人打一顿,顶多是把一个没有跟脚的小人物打成残疾,杀人他们可没这么大的胆子。

但是汪老鱼可不敢怀疑眼前这人不敢杀他,这他娘的可是个剑仙啊,这是神仙啊,有什么事儿是神仙不敢干的啊?

汪老鱼瘫在地上,浑身颤抖,冷汗如瀑,他很想求饶,可是张开了嘴巴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巨大的恐惧已经让他无法出声了。

汪老鱼后面的马三儿也好不到哪儿去,也给吓懵了,汪老鱼今儿要是死了,他肯定也难逃死劫。

高杰义也点点头,对着金单的背影道:“是,老爷,杀就杀了吧,反正留着他对我们也没什么用,再说这个人也不老实,不会诚心为我们效命的。”

在这生死一瞬的紧要关头,汪老鱼脑子里灵光乍现,悬而又悬之间马上脱口出来一句话:“但有差遣,我是万死不辞啊。”

说罢,汪老鱼一个头狠狠砸在了地上。

金单却淡淡说道:“这个人……不老实……”

汪老鱼浑身一颤,连毛孔都缩起来了,浑身不寒而栗。

“杀……”金单淡淡出了一声,手上折扇轻轻一晃,飞剑顿时盘旋起来。

汪老鱼直接吓懵了,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巨大的恐惧死死地抓住了他的喉咙,让他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后面的马三儿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量,他往前一扑,蹦到了汪老鱼前面,伸出双手,挡在了他前面。

就这一下,高杰义差点没给吓尿了,他们可是银枪蜡头,中看不中用啊。

高杰义赶紧道:“老爷,这人虽然有些小心思,但是也并非毫无用处。”

“怎么说?”金单也顺势收起了盘旋的飞剑,主要是他今天才刚开始学丝法门的戏法,还没有练的很熟练,坚持不了多久。他倒是没高杰义那么害怕。

高杰义赶紧躬身道:“老爷,您别忘了少爷和我还都是茶馆里的评书学徒啊……”

高杰义说完这句话,金单就沉默了。

汪老鱼这才从死亡的恐惧中缓过来,便立马磕头如捣蒜,在这生死关头,他可顾不得什么颜面:“神仙老爷,神仙老爷,以后少爷就是我祖宗,他让我往东,我就绝不往西,我任凭差遣。”

马三儿也怔怔看着高杰义。

高杰义对着汪老鱼道:“如果你这次再有二心怎么办?”

“我……”

汪老鱼刚准备表忠心,却听见金单说了这么一句。

“有二心又如何?不过一剑而,万里之遥,也不过一道神念。”

听了这话,汪老鱼更是把头深深埋在地上,完全不敢抬起来。

见到这场景高杰义松了一口气

金单也松了一口气。

马三儿也吐出一口气,冷汗都出来了,真是吓人啊。

可高杰义却没打算这样就结束了,他又道:“老爷,这老小子这次可是犯了忌讳,咱们要是这么简单就放了他,恐怕他不会长记性啊。”

金单也闹不懂高杰义想干嘛,不怕露馅啊?他道:“你自己看着办,我先走。”

马三儿抬起头,看着金单的背景。

只见金单走向了阴影笼罩的墙壁,往黑处一钻之后,人就不见了。

马三儿吓得浑身一颤,又想起了幼年时候村里老人常说的神仙飞天遁地的法术。

金单已经走了,就不容易穿帮了。

高杰义在汪老鱼身边蹲下来,笑着问道:“哟,汪老爷,还跪着呢?”

汪老鱼抬起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他道:“爷,您说该怎么着吧。”

高杰义站起来在路边捡了两根不知道谁掉在地上的劈柴,扔在汪老鱼的面前,他道:“来,一人一根捡起来。”

“啊?”汪老鱼扭头看高杰义。

“捡起来。”高杰义喝了一声。

汪老鱼不敢怠慢,立刻捡起地上的劈柴,给了马三儿一根。

这两人手里拿着劈柴,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同时扭头看高杰义。

高杰义淡淡说道:“用劈柴互相抽对方的脸,什么时候打断了,什么时候就好了,这也是给你们长长记性。”

这回两人倒是没说什么求饶的话,虽说这两人是很怂的混混吧,但毕竟也是京津一带的混混,还是有那么一点光棍精神的,现在能逃得一命就很好了,挨打也是应有之意。

“来吧。”汪老鱼对着马三儿来了这么一句。

马三儿也拿起了棍子,他道:“鱼爷,您先来吧。”

汪老鱼哭笑不得道:“这会儿就别客气了。”

他抡起劈柴就朝着马三儿脸上来了一棍,倒是也没留手。

“啪”的一声,马三儿疼的脸都扭曲了,打身上还能忍,脸上可是嫩肉,可疼着呢。

马三儿也给汪老鱼脸上来了一下,汪老鱼疼的翻了个白眼,他大叫一声:“嗷……打……打得好。”

汪老鱼又给马三儿来一下。

马三儿也大叫:“打得好。”

这就是京津一带的混混,挨打得硬气,要大声叫好。只不过别的混混都不喊疼,这俩不够光棍,忍不住疼。

两人互打了好几下,实在忍不住了,这劈柴完全没有裂开的迹象啊,劈柴是烧火用的,都很硬实。

汪老鱼低声抖着嘴巴道:“三儿,来个狠的吧,不然扛不住啊。”

马三儿也不废话,直接狠狠一棍子过去。

只听咔的一声,棍子断了,汪老鱼直接一个白眼晕了过去。

马三儿一看,傻眼了,汪老鱼晕过去了,他是痛快了,可自己咋办,自己这根劈柴还没打断呢。

马三儿抬头看高杰义。

高杰义抬了抬手,道:“自个儿来吧,就别劳我动手了。”

马三儿等得就是这句话呢,马三儿也光棍,直接照着自己脑袋上来了个狠的,他也两眼一翻,倒在了胡同里面。

高杰义轻轻哼一声,也不再看地上两人。他走到前面被飞剑轰塌的墙壁后面,找到了灰头土脸的吕杰诚,前面那个墙壁倒塌的机关就是他启动的,吕杰诚对着高杰义嘿嘿一笑,高杰义摸了摸他脑袋。

唐四方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戏法罗》完本感言《相声大师》新书已发,《戏法罗》,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beipingshuoshuren.quwenyi.com/8373637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