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推荐阅读: 林娟老王王道别告诉他,我还爱他陆少盛宠小娇妻男频版豪门继女[穿书]坑爹的一妻多夫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不负情深不负你!凤九儿战倾城恶毒男配要洗白[快穿]天才凰后惊天下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镖爱情,不过如此善妻巨星重生手札被抱错的原主回来后我嫁了他叔混元修真录[重生]沈蔓歌叶南弦水果摊唐佳人秋月白神医倾城:腹黑王爷,请从良

腊月初四,喻君慎过府送信儿,三月清醒的时间越来越久了,可以自己吃饭喝药了。

嬷嬷带着一众侍女去了园子里采梅花去了,这是要把梅树薅秃噜了……

初八昨天回的府,这会儿瞪着喻君慎,不让他从窗户进来。

乙雀依旧鹌鹑状,守在我跟前。

“明天你生辰,我备了礼给你送来。”喻君慎从背后抽出画轴,从窗口递了进来,示意我接着。

我接过,打开,愣住了,画上画的是我调戏他作诗就那会儿,少年红润的脸蛋,低垂的长发,我一副赏心悦目的表情……他还提了诗句——丁香流转云稍逊,笑靥如花不觉寒。他还钤了印。我的脸烧了起来,强作镇定地慢慢的卷起画轴,“不够,别想用一张画打发我,谁知道你花了多少副画招惹红粉佳人。”

“阿宝是讲自己是佳人吗?”

我隔着窗扔了本账本过去,“少废话。”

“明日生辰你可设宴?”

“我已经放出话去,不办宴。”我笑,但是嘛,礼照收。

“可办家宴?”喻君慎眯着眼睛笑着问,“交给我傲来居可好?”

“你傲来居最遗憾的是没有舞剑的啊。”

“给你安排一出?”

我欣慰地点头:“安排在哪里?傲来居还是搬我府里?时间来得及吗?”

“地点你说了算。”喻君慎说。

“我还没出府办过生辰宴,就你的傲来居吧,挺新鲜的。”

“那你准备好帖子,我去下帖子。”

“那你等我一下。”

“好。”

初八找出专用名帖,“几个?”

“老三老五还有他们媳妇,就这四个,父皇母后写在一个上面就好。我不用给你备了吧?”我伸头望向窗外。

喻君慎正在打量我亭廊的顶,闻言转身低头:“当然要的,我要带人的。”

我狐疑地望着他,拿了帖子写下他的名字,“你不会把你的红颜知己什么的带着给我贺寿什么的,排演什么霓裳羽衣曲?给我祝寿?我想我会气死。”

“阿宝,你能不能……”

“如果你敢,我就弑夫。”我把帖子伸出窗口,递了给他。

“明天一早,我来接你。”

“好啊。”不要让我看到你带姑娘。

————

嬷嬷带着人回来,喻君慎跑掉。

“喝了汤药了?”问初八。

“是的。”

嬷嬷欣慰地吊点头。

乙雀依旧鹌鹑状。

木槿提着一篮子梅花糕,“厨房做的糕点,公主要不要尝尝?”

“当然。”我手里拿着画轴,不舍地放手,最后还是没敢挂出来,初八见状,给我找了画瓶放了进去。

“你脑袋上是什么?”嬷嬷扫了我一眼。

“我自己选的璎珞啊。”我答。

乙雀鹌鹑状。

“谁教你璎珞带头发上的?”嬷嬷伸手一把给我扯了下来,“你就是这个样子见的喻侍卫?”

“嗯。”我点头。

“木槿,给她重新梳妆。”

“是。”

“这都快午膳了,别了吧。”我有些抗拒。

“过来坐下。”嬷嬷开口。

“哦。”我认命的坐到梳妆台前。

乙雀去抱了首饰盒子,站定,打开,继续当鹌鹑。

“不能总是随你自己的性子的,公主就要有公主的样子,整天披头散发的成什么样子。”

“我哪有披头散发的。”

木槿瞄了一眼首饰箱子,迅速挽了发型,耳前留了鬓角,耳朵上挽了对称环形发圈,自然垂在耳上。女金手指翻飞,又挽了几个环形发圈压在耳上的,扫了一眼首饰盒,拿了蝶形簪花同时固定一边的两个环形,剩余的长发披散在后背上,找了两条丝带系在后脑,头顶盘了圆髻,簪了华生,又在两边插了对称的步摇。

我摇摇头,步摇跟着乱晃,“头好沉。”

“很好。”嬷嬷称赞着,拿出胭脂纸,等着给我点红点。

木槿继续给我抹着粉,“公主莫躲,薄薄一层,不会掉的。”

有回我就抱怨粉可能会掉,有可能吃进嘴里……

“宫里来信了,你爹给你的。”嬷嬷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交给我。

我伸手接了过来,慢慢打开——尚能等否?下面画了个元宝,一大一小。

我在想帅爹到底让我等什么呢,多年以前他离开洛城前往京城,他就是问的我这四个字,他蹲在我的面前,一字一顿地问。

我现在的回答还是和那时一样,于是我没有换纸,就在底下写了一个字——能,然后我又画了个元宝跟在字后面。

嬷嬷说明日生辰虽无宴请,也要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要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

我把账本拿在手里,看一屋子的人开始收拾。

“我还是去会客堂吧。”我抱了一摞的账本,要往外走。

“站住。”嬷嬷开口,“朱神医给你开了汤药方子你一会先喝上。午膳摆在会客堂。”嬷嬷说完,挥手打发了我。

初八,乙雀,木槿跟在我身后,出了樱园。

出门又被裹了好几层,嬷嬷说如果不想想像上几天一样每天被放在锅里煮,最好什么都听她的……好吧,岁数最大的厉害。

“主子,我给您抱着吧。”乙雀接过我怀里的几本账本。

“梅花点心给我带这么吧?”我回头问。

木槿把藏在披风里的木篮露出来。

很好,我点头。

会客堂,也是热火朝天的清扫大军……

我带着三人到处溜达,我都不知道公主府里养了这么多人……

“我出府的几率有多大?”我问初八。

“您再出意外,让自己受凉的话,朱神医还会把你放锅里煮的。”初八回答,“不止煮三天。”

我打了个冷战。

乙雀劝,“主子,不然让我哥哥过来给您拉一曲?”

木槿也说:“公主,不如从宫里找几个舞娘给您跳舞解闷?”

也就木槿的主意靠谱,但我实在不想惊动御史。

“马场那边还没完活吗?”我问初八。

走到上次为了老八整理出来的杂院,我推门而入,院里只有一颗马樱树,满院落的雪没有人打扫,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很带感。

“这小院真适合金屋藏娇。”我叹息一声。

“什么叫做金屋藏娇?”乙雀问。

擦,有带出不属于这朝代的词语了。

作为一位合格的侍女,这时候应该当做听不见。作为合格的主子,我也应该听不见。

但是我还是解释了:“就是把这院子用金箔包了,然后养个美人儿。”

“那您院子不够住,初二他们加起来加上我哥哥快二十个人了。”乙雀数着手指。

擦。我不搭理她了。

“收拾一下,坐会回去吃午饭。”开口。

我站在屋外,等她们收拾好了进了屋。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我收了账本,“回去吃饭去,一会找不着该挨骂了。”

本文网址:http://changgongzhutucaorichang.quwenyi.com/8373630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