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历史军事 > 经济大清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御驾亲征

第六百六十六章 御驾亲征

推荐阅读: 带着系统征天下九幽玄曲俯瞰末世三国兵主唐朝好驸马争霸太平洋男神攻略:快穿女配不炮灰大唐风华路明廷抗日之侦察连长律师皇后合体双修(执魔)傲世大龟公龙隐兵王嚣张小皇妃三国之翟氏登极蓝衫传说我的美女房客大唐再起全球黑暗期

清军探马都穿号衣。

而新军探马都是改良后的清军棉甲。

军服截然不同。

双反一眼,便能分出敌我。

短暂的呆滞过后。

清军那边大喊一声:“杀!”随即十余名骑兵架马冲来。

骑兵交锋,容不得犹豫。

刘杰也拔出刀来高举过头:“冲锋!”

随即十名探马,排成一线,弯刀出鞘,朝清军对冲而去。

墙势冲锋自然而然的施展开来。

二十名骑兵在百步之内对冲,其气势丝毫不输于千军万马对战。

电光石火间,双方骑兵撞到一起,顿时人仰马翻。

三个新军单场便被摔死。

而清军则有五人被马刀砍成了重伤。

骑兵相交之后,刘杰命令麾下迅速脱战,再次列阵冲锋,可清军死死的咬住新军缠斗。

一时间新军又有两人倒在血泊中。

直隶清军都是八旗精锐,战力极强,尤擅单打独斗。

刘杰拼尽全力,才裆下了数刀,回身一看,自己部下只有三个还骑在马上的了,他的儿子也被砍中一刀,在马上摇摇欲坠。

而清军尚有五人。

刘杰明白再打下去无异送死,连忙令剩下的人逃跑。

清军在其后追赶了十里,而后调头。

……

永平府新军大营内。

胤祚听着探马接连不断的禀告,皱起眉头。

前线的探马已和清军小规模的交手,新军败多胜少,已损失了几十人。

探马也无法再深入通州。

谷行皱眉道:“奇怪,骑兵营对战八旗,每战必胜,为何小股人马遭遇,便接连惨败?”

“因为新军骑兵是靠纪律取胜的,不是靠个人勇武。”胤祚淡淡道,“传我军令,骑兵三营二营,轮流冲击通州,武力侦查。”

胤祚此令一出,果然之后一个月内,再未接到探马战报的军报。

新军由骑兵营开路,一路挺进至遵化。

骑兵二营离中阵百里,行至通州永通桥附近,此地距通州只有八里,当地人俗称八里桥。

过此桥,则通州在望。

而此时,千余八旗兵骑兵正站在桥后凝神以待。

二营接到的命令是武装侦察,自然不会畏惧交战,直接行至河对岸,持火枪朝八旗兵射击。

八旗兵以弓箭还击。

但水牛角大弓,哪里是新军燧发滑膛枪的对手,对射小半个时辰,八旗兵就死伤近百。

八旗兵忍受不住伤亡,主动过桥交战。

新军骑兵撤退,让出了冲锋空间,待八旗兵全部过桥,未列阵型之际,猛然发动墙式冲锋,一击便将八旗军阵冲的七零八落。

只一个冲锋,八旗兵便乱了阵脚,有人吓得逃回桥面,有的跳下河中,可谓一触即溃。

二营营官没有追击,而是趁机渡河侦查,抵达通州城外。

通州城守军以鸟枪和弓箭射击新军。

可凭借骑兵机动,很快离开了清军射程,通州城骑兵,又根本不是二营对手。

通州守将,无奈之下,只得任由新军骑兵在通州游弋。

二营将通州绕了个便,傍晚前离开。

第二日骑兵三营又以同样的办法进行侦查,只是这次清军在八里桥一带设置了大量拒马,还布置了五百鸟枪兵防守。

三营无法过桥,便在附近游弋,清理了多股清军探马后回营。

后面几日新军就围绕通州运河附近侦查游弋,新军骑兵几乎将运河东岸的清军探马赶尽杀绝。

连续近两个月的侦查也使得胤祚对清军的布防了如指掌。

清军大致沿运河驻防,自八里桥至马头店一带,由五万满洲八旗防守,通州以北,驻防的是三万绿营军。

隆科多亲率禁卫骁骑营及火器营,共三万五千余人,驻防八里桥附近。

雍正虽不见踪影,但料想应率领其余禁卫在通州或是京师坐镇。

整个清军战线呈一条长龙,自西北向东南分部,横亘近六十里。

看来是敲定了借助运河消极防守的战略。

新军大营驻扎在距离八里桥四十里外的烟郊店。

营帐之中,胤祚看着沙盘,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一幕分外熟悉。

在一百六十年后,另一个名叫僧格林沁的清军将军,面对进逼京师的英法联军,也是率部在此驻防,而后遭遇惨败。

在那场史称八里桥之战的惨败中,英法联军伤亡十余人,而满蒙联军伤亡过半,只此一役,震惊中外。

只是现在的清军,没有腐化到清末那么不堪。

新军也未必能强过百余年后的英法联军。

此战能否复制八里桥之战的战果,还未可知。

沙盘之上,一条自西北流向东南的运河横亘其间。

运河西侧不不远,是一座大城,此城既是通州,距通州不远,还有一座更大的城市——京师。

在运河边,摆着一长排的清军士兵,其中八里桥附近的清军尤其密集。

而运河东侧,代表新军的人马则显得少得可怜,两个马形的雕塑正脱离大营游弋,这是侦查的敌情的三营和二营。

这个沙盘是随军笔帖式以1:20000的比例制作的。

其上的每一处地势地貌,都经过了骑兵营的现场勘查,可谓精确无误。

八里桥周边,每一处适合排兵布阵的地形,都被插上了红旗示意。

巴海指着八里桥附近道:“王爷,清军人数虽多,但排列分散,八里桥附近仅有三万五千余,与新军兵力相当。末将以为,应以主力突袭八里桥,进而取通州。清军中军被破,被我军分割两端,唯有溃退后撤。我军便可直取京师。”

谷行也道:“王爷,八里桥长约五十步,宽十六步,其下河段宽四十步,我军可借助炮火及排枪掩护夺桥。”

胤祚问道:“这条河水文如何?上游看过了吗?”

吕康实道:“此河名为通惠河,是京杭运河的北段,最早是元代挖掘的运河,河上有水闸24座,以节制水流,便于行船,此河水文平缓,无洪涝之患,每闸之间水面相差不大,纵使所有闸一齐放水,也无法让河水蔓出河岸。”

胤祚又问:“费扬古行军至何处了?”

巴海道:“未入东口,殿下,趁着敌军尚未合兵一处,现在正是攻敌的大好时机。”

胤祚闭上眼睛,将所有信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只觉再无遗漏。

许久之后,胤祚睁开双眼,眼神之中满是坚毅。

“传令下去!明日总攻八里桥!”

……

与此同时,太庙,奉先殿中。

雍正皇帝一身戎装,跪在列祖列宗的灵位之前。

“列祖列宗在上,爱新觉罗氏子孙胤禛(zhēn)启禀,反王允祚不尊舆制、私设工商、攫略金银、扰乱民间,致我大清天下纷乱,社稷倾覆。

子孙胤禛几番劝诫,未见足效。

而今其竟挟兵作乱、进逼京师,欲改天地于一役,弃祖宗训诫于不顾。

子孙胤禛,自当为保我大清之江山御驾亲征。

胤禛当效仿先皇漠北之役,讨叛逆于国门,建万世之功勋!

子孙胤禛不肖,往先祖在天之灵保佑,祝胤禛平宁叛逆,还大清朗朗乾坤!”

说罢,雍正叩首,而后起身离开奉先殿。

太庙之外,万余禁卫横刀立马,气氛肃杀。

雍正自太庙而出,只见眼前将士皆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此刻雍正只觉得列祖列宗都在天上看着,浑身热血沸腾。

“锵!”的一声,雍正宝剑出鞘。

“出征!”

本文网址:http://jingjidaqing.quwenyi.com/8373638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